教育的目的

发布者: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日期:2016-12-15 14:03:00 人气:

凯瑟琳﹒埃尔金( Catherine Z. Elgin)著,李雁冰译

摘要:教育应追求怎样的目的?这是一个历久弥新的教育哲学问题。在古希腊时期,亚里士多德提出“人性繁盛”为教育的目的,“繁盛”意味着获得普遍的、惟一的善。启蒙运动以后,善的观念发生变化,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善的观念,人性繁盛的方式开始走向多样化。当代哲学家罗尔斯认为,教育不仅要帮助人们形成他们自己的善的观念,而且还要发展人们追求自己的善的能力。经济学家、哲学家阿玛蒂亚﹒森则进一步指出,达到人性繁盛的重要前提是,社会必须为人们提供平等的条件和可选择的机会。每一个人既是个体的,又是社会的。个人善与共同善相互依存。因此,杜威民主思想之核心“集体审议”具有重要教育价值。民主审议既是认知的,又是道德的,是实现个人善与共同善之融合、进而达到人性繁盛的核心素养。发展人的民主审议的意愿与能力,是教育的基本目的。

关键词:人性繁盛;善的观念;民主审议;教育的目的

为了发展和维护一种令人满意的教育体制,我们需要追问基本的哲学问题:好的教育由什么构成?教育在好的生活中扮演何种角色?这些问题像哲学一样古老。柏拉图在《理想国》中问道:什么生活值得去过?并且他认为,对这个问题的回答,不能脱离开让人接受的那种教育,正是它决定着人们过好的生活所需要的能力、愿望及动机。只具备能力是不够的。如果有人想过好的生活,而好的生活需要阅读,那么他们就不仅能够阅读,他们还必须想要阅读并热爱阅读。所以愿望和动机是关键。如果一种好的生活需要为良好的社区做出贡献,他们就应该有做出贡献的意愿。此外,各种技能、愿望、动机还需要整合。它们必须被恰当地编织在一起,以便于彼此支持而不是损耗。

正如我已经描述过的,民主审议是一种人们应采取的一起工作的方式,通过它,人们解决共同问题并获致集体的善(collective goods)。但它的好处远大于此。因为杜威的民主审议本质上是教育性的。它是一种——也许是最好的一种——彼此相互学习的途径。在彼此尊重的情境中,通过一起推理,审议者借助彼此见解以查明要思考的问题。通过对于如何查明这类事情的一起推理,他们共同设计和修订探究方法和可接受的标准。因此,通过参与民主审议,学生向他人学习。并且通过学习如何参与这类辩论,他们学会如何最好地向他人学习。由于学习者需要参与,他们不是被动的。他们为进行的辩论做出贡献。他们的观念是那些辩论的素材——它们就是洞察力,也许被认可、被改进,或因不可行、无依据或不如竞争方的建议好而被拒绝。学生不仅仅是观念的提案者。他们还是他人观念的批评者,尚未有人感兴趣的观念的促成者。他们因此而学习如何对自己和他人观念持批判性反思的立场。一个人需要拥有一套特殊的技能体系,才能对民主审议提供的资源有所贡献,并使自身获益。非常粗略地说,审议者需要在给出理由或应答理由两方面都擅长。这是需要他们去学习的事情。

依照亚里士多德所说,我们的首要目标是生命的繁盛或者过我们认为有价值的生活;或者像卢梭、沃斯通克拉夫特(Wollstonecraft)和康德所说的启蒙时期的特点,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某种生活同样重要;然后像罗尔斯和森所坚持的,教育必须用资源发展个人,形成他们自己关于善的观念以及追求这种善的能力,并使之服从这样的规定:个体追求不能影响他人追求他们自己的善的同等自由。教育的目的不是使人实现一些外在的具体的善,而是使人以适当的自由和负责的方式,设计和追求他们认为好的生活。

《教育发展研究》2016年第18期